导读:“对于地方平台来说,租赁这些债务他们都是认可的,但偿还顺序要排在债券、信托之后,而且可能要展期和降低利率。”

12月6日,呼和浩特经济开发区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呼经开城投”)的“16呼和经开PN001”未按时兑付,整个金融市场再度陷入“城投信仰还在么”的争议中。

事实上,呼经开城投此前已有其他的融资租赁债务发生逾期,并与融资租赁公司对簿公堂。

这并非孤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私募、信托等产品逾期违约已不鲜见,租赁融资违约逾期现象更是普遍。

“租赁违约无人问,债券逾期天下知。”呼经开城投发出“16呼和经开PN001”逾期公告后,融资租赁行业发出这样的感叹。

一位融资租赁行业资深人士李叶(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融资租赁行业中有一部分是实质上的套利行为,很多银行、信托业务不会覆盖到较为偏远的地区,当地政府平台借道租赁融资,近两年这类融资频繁出现逾期,有一些逾期都半年以上。“对于地方平台来说,这些债务他们都是认可的,但偿还顺序要排在债券、信托之后,而且可能要展期和降低利率。”

43号文之后,这种做法有所增多。具体形式上,地方平台用学校、医院、城建设施等作为底层资产,以售后回租模式向租赁公司融资,同时由政府一级平台为交易提供担保,资金交由当地政府平台使用,此类融资形式的资金账户监管一般较为宽松。

融资租赁集体要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裁判文书网上看到,今年以来有多起融资租赁公司起诉地方平台并要求冻结资产的案例。

比如上文提到的呼经开城投,国药控股(中国)融资租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国药租赁”)于今年初以融资租赁合同纠纷起诉呼经开城投,法院于2019年1月24日立案,6月28日申请撤销。

无独有偶,奥克斯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奥克斯租赁”)也对多家地方城投平台提起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比如今年3月4日,其请求冻结锡林浩特市给排水有限责任公司、锡林浩特市晨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4.5亿元、扣押相应价值财产。奥克斯租赁还与汝州市、耒阳市、平果县等地的医院、城投平台有类似诉讼和财产冻结请求。

李叶告诉记者,很多开展了这类业务的融资租赁公司目前都遭遇了逾期,集体去向地方政府“要债”,“有些地方平台甚至同时被20多家融资租赁公司上门要债”。

李叶介绍,这种模式已操作数年,颇为常见。具体做法上略有不同,最为常见的是租赁公司直接找银行融资,银行按照应收租赁款保理的业务形式放款;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