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这个“舶来品”自上个世纪80年代初引进到中国,其发展可谓一波三折。虽然融资租赁的出生年代与保险、信托等金融业态相同,但发展却远不及其他金融行业。截止2018年底保险资产规模16万亿,信托30万亿,融资租赁资产规模仅有6.65万亿,而且融资租赁的规模也只是在最近十多年才发展起来的。2006年融资租赁的合同余额仅有80亿。

当下融资租赁发展又遇到新的瓶颈,经济下行资产坏账率不断攀升;利率市场化改革不断推进,使融资租赁公司遭受来自银行和金租的冲击越来越大;监管趋严,以前因监管真空而促使租赁公司野蛮生长的外部环境也不复存在。

面对困境,整个行业都在反思过去,为未来寻找新的出路。笔者在想,除了宏观环境的变化外,各家租赁公司在业务拓展上还存在哪些不足,此时经营性租赁业务的开展逐渐进入笔者的脑海。

在国际市场上,经营性租赁占融资租赁资产规模的40%以上。我们看国内市场,2017年末经营性租赁资产余额大约3000亿,仅占融资租赁资产规模的5%。而且资产主要集中在航空航运领域。开展经营性租赁业务的租赁公司也主要集中在“千亿俱乐部”的工银租赁、国银租赁、民生租赁、远东租赁以及渤海租赁等。

在2018年的一次研讨会上,国际租赁专家阿曼波先生再次提出了经营性租赁才是真租赁,并呼吁大力发展经营性租赁。

那么为什么在中国经营性租赁没有做起来呢?

笔者认为最重要的因素是天性使然。人的天性就是懒惰,为什么我们明白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因为缺少环境的约束,面对困难的事情,我们大部分的时候习惯性的选择回避。然后去做简单的、开心的、让人感觉刺激的事。对于租赁公司而言也是如此,面对融资租赁和经营性租赁,虽然后者被称为“真租赁”,可以帮助租赁公司建立更高的竞争壁垒,获取更持久的收益,但是融资租赁操作简单,赚钱更快,尤其是政信业务,一个项目动则上亿,服务费随便一收就是几百万,多刺激。尤其,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市场需求旺盛,租赁公司干着银行的事却没有遭遇银行的各种束缚和监管,这个钱不赚白不赚。所以,经营性租赁没有做起来也在情理之中。但我们也不能简单地认为租赁公司都是只顾眼前的苟且,没有诗和远方。很多租赁公司在经营性租赁上也做了大量尝试,但效果确实不理想。遇到的问题也是制约经营性租赁发展的客观因素。

笔者认为难点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1、适租的经营性租赁物件难寻

经营性租赁和融资租赁最本质的区别就是与资产所有权有关的全部风险和报酬是否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