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债权市场不断的“暴雷”,融资租赁行业承担越来越大的压力,大量的逾期事件中,均有融资租赁公司的身影。随着我国金融监管的重大调整,传统粗放的类信贷租赁模式越来越受到诟病,服务实体经济、回归租赁本源已成为业内共识。作为行业的重要支撑力量,国有融资租赁公司只有依托股东背景,产融结合,在产业促进和金融协同的基础上,才能构建核心竞争力,实现公司的可持续经营。由于管理机制及市场环境等因素,推进产融结合仍然面临着诸多制约,但只要战略定位妥当、管理措施有力,国有融资租赁公司完全可以在产融结合领域,打造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使公司在适应行业监管变化的同时,形成自己独特的商业模式,顺利度过市场调整的风险,实现公司在规模、质量、效益方面的良性均衡发展。成渝租赁结合股东在交通基础设施领域的优势,在产融结合方面做了诸多尝试,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为以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一、类信贷是市场深度调整中,融资租赁公司频频出险的主因

  在近年的债务违约案例中,越来越多的出现融资租赁公司的身影。今年初,市场爆出青海省国资委下属的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青投集团”)爆出债务逾期。根据青投集团公布的年报,截至2018年末,青投集团对金融机构的债务28.1亿元已逾期,其中,融资租赁业务本金逾期3.62亿元,利息逾期0.59亿元,应付对象包含31家融资租赁公司,其中包括交银金融租赁、皖江金融租赁、中航国际租赁、太平石化金融租赁、华融金融租赁等多家著名租赁公司。9月,曾有“中国最大汽车经销集团”之称的庞大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债务逾期公告,涉及总计金额27.21亿元,其中包括九鼎金融租赁、长城国兴金融租赁等8家租赁公司。

  回头看2018年,融资租赁公司“踩雷”事件数不胜数:2018年2月,昔日中国机床行业龙头企业大连机床逾期,河北租赁、中航租赁、信达租赁等多家融资租赁公司踩雷;3月,丹东港发布公告称中期票据未按期足额兑付本息,而融资租赁公司已累计给丹东港提供融资高达26亿元;4月,上市公司坚瑞沃能公告称,公司已经出现债务逾期共计19.98亿元,大量融资租赁公司涉身其中。此外,亿阳集团、中城建、盾安集团、神雾环保、富贵鸟、春和集团、中安消、上海华信、尤夫股份、山西国锦煤电、中青旅实业、凯迪生态、海航集团、金盾集团、盛运环保、中弘股份、工大高新等多家公司也先后爆发债务危机,而很多融资租赁公司都未能幸免。
  如此多的融资租赁“踩雷”,融资租赁公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