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保监会最近提供给租赁行业征求意见的《融资租赁业务经营监管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引起租赁业界的巨大反响,就此谈谈个人的认识与建议。
 
     一方面,“暂行办法”比之于现行(金租等)管理办法,有很大的进步,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一、国家政策、行业监管意图更鲜明(第一条,立法目的)。除了强调“规范经营”之外,一是强调引导融资租赁公司(以下简称“融租”)“回归本源,专注主业”,作为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基本导向。其实讲的就是租赁姓租,融租要作租赁主业,租赁资产至少要占到公司总资产的60%以上,进一步还倡导走专业化经营之路。而租赁的本源就是支持实体经济,不再允许通道“空转”,脱实向虚是要受到惩罚的。二是强调防范化解风险。这是明确融租的金融属性后,不得不直面金融就是经营风险、管理信用的本质。融资租赁作为金融单位,防风险、化风险成为必备功课,从经营理念,制度建设,到业务操作,讲发展是在风险可控、风险可包容的前提下的发展,追求的是长期的、可持续的、稳健的发展模式,要稳中求进,必须改变先发展再化险,急功近利的高速发展。
     二、明确三个鼓励。一是鼓励地方政府,通过风险补偿、奖励、贴息、设立产业基金等政策,引导融资租赁公司支持地方经济发展。二是鼓励融资租赁公司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在促进装备制造业发展、企业技术升级改造、设备进出口、商品流通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第四条)。三是地方监管部门对监管名单内融资租赁公司在金融服务、政策扶持、业务创新等方面给予支持,促进企业扩大资金来源,增加融资渠道,研究推动融资租赁风险补偿、专项奖励、税收优惠等政策出台,优化营商环境,引导融资租赁公司将主业做优做强。

     三、业务范围保留了“租赁交易担保(和咨询)”,经批准开展“与融租业务有关的保理业务”。这是金租一直在努力争取的。

     四、租赁物更宽泛。强调租赁物三大基本特征(第六条):一是权属清晰,二是真实存在,三是具有使用价值。大大突破了金租以“固定资产”为租赁物的局限。可以达到:第一支持目前大量的办公用具融资租赁,它们只能列入企业的低值易耗品,登不了固定资产的大雅之堂。第二知识产权、专利权、软件等无形资产的融资租赁名正言顺,未来大数据亦将纳入租赁物的视野。第三更为重大的是,给土地的融资租赁打开了新的探索空间,这是我们数年来一直呼吁的理想租赁标的物:经营性租赁的标的物(土地等)应该是融资租赁的租赁物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