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2019年下半年,上海高院发布了《2014-2018年上海法院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审判情况通报》(简称"《审判情况通报》")。2014-2018年,全市法院共受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案件16,055件,收案数量呈历年增长态势。对上海超过2200家的融资租赁公司,这个情况都值得引起警醒。

融资租赁违约案件一旦发生,融资租赁公司往往要和其他债权人"赛跑",以最快速度保全承租人、保证人的财产,取得保全财产和抵押物的"首封"权等。实现"首封"不仅意味着获得被保全财产的处置权,在被保全财产所属企业未破产的情况下,查封的先后顺序还意味着普通债权的清偿顺序。因此三步组合拳的第一步肯定是"快",要做到融资租赁违约案件发生时能快速行动,有4大关键点:

一检讨融资租赁合同中的加速到期条款

通常融资租赁合同中就承租人违约时的加速到期条款约定:"承租人一旦违约,融资租赁公司有权通知承租人,宣布融资租赁项下的债权立即全部到期"。该约定其实并不是融资租赁公司的法定义务,也即,为了实现违约案件发生时的"快",该约定应改为,"承租人一旦违约,除非融资租赁公司出具书面豁免,融资租赁项下的债权即全部到期,无须融资租赁公司另行通知承租人"。如此约定,在违约案件发生时,不仅可以不打草惊蛇,还可以以最快速度启动司法催收程序。

二检讨融资租赁合同中的管辖条款

根据《审判情况通报》,上海地区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呈现出集中于融资租赁公司所在地的特征;在此情况下,如果只能选择案例处理压力比较大的人民法院,则可能影响案件处理的效率。

因此,对于将管辖地约定在融资租赁公司所在地的融资租赁合同,应改为约定灵活的、不对称的管辖。所谓灵活,即一旦发生承租人违约,融资租赁公司可在多个有管辖权的法院中,选择当时情形下最有利于催收的法院进行管辖。为实现灵活管辖,合同中应约定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均有管辖权。其中,合同签订地大有文章可作,因其指的不是实际的合同签订地,可是合同载明的合同签订地,因此通过合同载明签订地,可以将管辖权放在融资租赁公司任何希望去的法院。

所谓不对称指的是,在不限制融资租赁公司向上述有管辖权的法院起诉的前提下,限制承租人或保证人可以起诉的法院,如限制在融资租赁公司所在地法院,以便在承租人或保证人起诉时将融资租赁公司的应诉成本降至最低。
三检讨融资租赁合同中的送达条款
根据《审判情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