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经济增速处于下降通道,目前正走向5字头的个位数,无法像过去40余年靠中高速发展来消化包袱,靠发展来缓释风险;另一方面过去资产不断溢价可消化风险的机会不再有,甚至可能面临资产缩水的挑战;再一方面,中国由资金荒逐步转到资产荒,甚至可以说中国金融(包括融资租赁等)已渡过最美时光,未来的经营之路艰辛更多。经营环境、经营形势的转变,给中国融资租赁(包括金租)带来新的挑战,需要融资租赁业清醒判断未来3-5年、甚至5-8年的中期发展趋势,准确把握行业与企业的中期使命。

一、精准大力营销,中长期均需致力于解决租赁资产荒

随着经济增速下滑,收缩政府过度负债,中国金融业资产荒已初现端倪。据统计,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2018年6月末贷款增速7.51%,2019年同期为7.09%,同比下降0.42个百分点;实体经济偏弱的贵州省2018年6月末贷款增速为9.75%,2019年同期为3.54%,同比大降6.21个百分点;据了解,全国金融租赁公司2019年6月比去年同期的增速,也是下降的。显然,融资租赁发展黄金十年(2007年-2017年)年均资产增速30%-50%的繁荣难以再现。无论对融资租赁的投资人,还是租赁行业的经营者,都须直面现状,未来任何高速发展的想法,或许将给公司带来灭顶之灾或欲速不达之果。

前几年无论是银行(尤其是地方性商业银行),还是融资租赁(尤其是大量新设的公司)都将巨大的金融资源投入政府基础设施,因此银租、租租业务项目合作多、竞争少;在收紧政府负债之后,一下子转到实体经济领域,不确定因素多,变化起伏大,金融经营者下不了单,资产荒呈现,有钱不敢投,有钱投不出去。在金融均转到支持实体经济,银银、银租、租租竞争一下子尖锐激烈起来(目前地方性商业银行尚在消化表外资产,即资产由表外转到表内,对资产的渴求尚未完全释放出来)。坦率地说,金融业务、金融服务的竞争最终是价格的竞争和风控的竞争,竞争到拼价格阶段,与银行相比融资租赁没太多优势。

因此,未来融资租赁业务发展的方向是专业化,就是在特定的专业领域,特定的设备领域树立影响力,建立专业优势;同时充分发挥融物与融资相结合的优势,发挥采购的优势(目前被租赁从业者视为弱势,视为麻烦),以及多环节产生利润的优势;发挥主要以租赁物锁定经营风险,降低业务门槛等优势,融资租赁才能与银行展开差异化竞争,实现租赁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显然专业化、融物是租赁解决资产荒的中长期发展方向,从现在开始,务必从我做起,炼好内功,砥砺前行。而且

[1] [2] [3] [4] [5]  下一页